这样的画面正在我省各乡镇陆续上演。今年上半年,全省828座乡镇生活污水处理厂已全面通水试运行,新增污水处理能力114万吨/日,为乡镇生活污水治理3年“补短板工程”交出答卷。今年4月,我省启动第一批乡镇污水处理厂验收工作,截至8月底,验收工作已进入收尾阶段。

  早些年,管网配套不足、运转资金紧张,是我省乡镇污水处理厂的运营“通病”:在监利,由于生活污水管网覆盖率不足60%,即便分时段运行,每年约20万元的运营成本,让乡镇政府不堪重负;在罗田,污水厂运营企业面临处罚时,先是找政府理论——“政府负责的管网没建好,收不到足量污水,怎么能达标呢?”

  2017年1月,省住建厅组织国内给排水国家级大师、中科院生态中心、上海市城建设计研究总院、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等专家为我省乡镇污水治理“把脉会诊”。在这支国内乡镇污水治理“最强天团”指导下,我省印发《湖北省乡镇生活污水治理工作指南》。

  负荷率偏低,开展入户调查,科学确定规模,不直接使用规划数据;管网建设不配套问题,“厂网一体”,同步设计,同步建设;责任主体不明,将责任主体由乡镇调整为县级政府,县域整体推进,谁建设,谁运营;工艺技术难以甄别,统一执行“一级A”处理标准,设定“预处理、生物处理、深度处理、污泥处置、管理控制”等“五大环节”,作为强制性条件;运行效率不佳,以进出水水量、水质评价管网建设质量,实现建设施工与运营管理全过程在线监测。

  钱从哪里来?我省提出,2017年到2019年,省级每年转贷市县100亿元政府专项债券,由相关市县用于乡镇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建设。同时,鼓励各县政府利用PPP即政府与社会资本的合作模式,选择技术资金实力强、信誉好的企业合作。

  有了指南和资金,污水处理厂建设运营“底气”更足了。据了解,早些年仙洪试验区9个乡镇污水厂建成,共计投入0.29亿元,3年“补短板”计划中,这9个厂建设改造与配套管网建设总投资1.73亿元,增加近5倍。

  监利市汴河镇污水处理厂就是上述9个污水处理厂之一。监利市住建局总工程师吴爱平介绍,建厂初期,管网仅有1-2公里,乡镇污水处理厂运转非常困难;加上当地居民沿河居住,经年累月形成了往河道直排污水的习惯,很难改变。

  补齐污水收集的“毛细血管”,成为监利“补短板”的首要任务。在汴河镇沿河路,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看到,一排临水住宅楼,一根根白色的排水管从居民家中接出来,直通临近河面铺设的管道。

  据了解,仅3公里的河道区域管道施工,监利即投入720万元,这也是我省首条在河道铺设的污水管网。3年来,汴河镇新增主管网9.52公里、支管网近10公里,污水处理厂接户率超九成。

  统计资料显示,2017年初,全省883个乡镇,仅有153座建成的污水处理厂,能够达标稳定运行的只有73座。2019年底,全省新建、改造828座污水处理厂,新增主支管网9679公里,总长达1.12万公里,所有污水厂、管网投入试运行,并实现实时在线监测。

  在孝昌县陡山乡中心小学,从教学楼到教师职工宿舍、学校食堂,孝昌县县长胡斌带着省住建厅专家组,掀开每一口新增的污水收集管井,查验水量、气味是否正常。

  “这是计划外的延伸施工,也是弥补我们之前的欠账。”胡斌介绍,该县学校、医院、超市、菜市场等集中排水户管网多年未实现雨污分流,接入主支管网,必然影响污水处理厂进水浓度,为此,全县追加1434万元实施排水大户雨污分流。

  每一口井都有“身份证”。6月16日,省住建厅、省生态环境厅组成的联合验收工作组在随州验收。工作组打开手机上的乡镇生活污水治理信息平台,根据密密麻麻的管线、管井、户井分布图,示意工作人员打开管井现场查验。信息平台上,每一口井,管线管井搭建的节点,管井内外是否粉刷、是否做了闭水试验,都有实物照片。

  “这些是衡量管网是否会漏水的重要因素,管网够了,进水量才够,污水处理厂才能‘吃饱’转起来。”中国市政工程中南设计研究院相关专家表示。

  据了解,申报验收,除了要完成工程建设并投入运行,还要满足8项指标要求:污水管网普及率大于90%,污水收集率大于80%,污水处理率大于75%,污水厂负荷率大于60%,出厂水质综合达标率大于80%,污水厂稳定运行率大于90%,污泥规范化处理处置率大于80%,核算期30天内日均进水COD大于100mg/L的天数超过80%。

  3年巨变,实属不易。省住建厅相关负责人表示,将把好工作验收关口,彻底打好打赢这场污水处理攻坚战。

  居民,0.85元/吨,非居民,1.2元/吨。自2017年1月1日起,大冶市金牛、保安、还地桥3个重点建制镇已开征污水处理费。2019年6月,大冶市将这一制度推广,9个乡镇污水处理厂开始试行污水处理收费制度。据介绍,该市城区污水处理厂建成运转后,即实行在水费里代征污水处理费模式。

  “谁污染谁治理,谁受益谁买单,这样的理念已经逐步被大冶的老百姓接受。”大冶市住建局副局长万文景表示,近一年来,试行乡镇的居民基本能够及时缴付,居民上缴费用约占污水厂运转费用30%-40%。大冶市将按照市财政、乡镇、居民三方分摊的模式,维持污水处理厂收支平衡。